9月21日 星期五  湛江    多云  31℃    相对湿度:65%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无障碍阅读 | 网站地图 
本站搜索: 搜索

北边村模式解析

2008-11-19 16:21  来源:湛江在线  字体:
    昨天,霞山区海头街道办屋山村委会喜气洋洋,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江毅和霞山区委书记庄晓东、区长陈宜等为屋山北边村股份合作社成立揭牌,从此,屋山村委会主任、北边村村民小组组长黄葵有了个新身份——北边村股份合作社董事长。

  从2007年起霞山区派出工作队至今,当了十几年村干部的黄葵对“股份合作社”这一新事物已不再陌生,也逐步适应了“董事长”“总经理”的新头衔。

  与之相应的,该村282名18岁以上村民,也都以土地和宅基地等资产入股,成为了村股份合作社的股东。按照评估公司评估,平均每名股东名下资本折合人民币31.9万元。

  改革开放三十年,农村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但随着城市建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城中村原有的生产经营模式已明显落伍,如何使农村尤其是这部分城中村尽快适应形势要求,谋求更大发展?农民以土地入股的北边村股份合作社,便是霞山区创新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形式,进行土地资本运作的一种新的尝试。

  集体富裕村民思变

  北边村入选股份试点

  北边村是霞山区海头街道办下辖的一条自然村,村民98户。耕地越来越少,村民大多数以做生意、房屋出租维持生计。令很多人艳羡的是,村集体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办企业,偌大的屋山家俬城就建在村集体土地上。村另外还有数十亩土地出租给某钢材企业。村集体每年有600万元左右的纯收入。这笔钱,一部分拿来给大家分红,村民每月能领到600至900元不等的生活费;一部分就留在集体用作发展资金。

  从2006年下半年起,霞山区委、区政府就根据市委领导的提议,开始谋划农村股份制改革试点工作。由于村经济实力比较雄厚,干部队伍也较为团结有力,村民求变革的意识也较强烈,北边村顺理成章地入选试点。霞山区为此成立了区推行农村股份制工作领导小组,并派出工作队正式进驻北边村。

  村民变股东  对集体

  资产运营持有监督权

  农村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土地,而对于土地被城市化建设逐步蚕食的城中村,村集体经济运行如何,也关系每个农民的根本利益。还因为如此,北边村股份制改造的推进力求平稳,慎之又慎,专业机构评估,清产核资,量化土地资产,股份配置、建章立制……大量的工作历时一年半有余。

  驻北边开展试点工作的霞山区委工作组负责人介绍了北边村模式:股份合作社是以土地为核心的集体资产、资本的终极所有者,北边村村民可以自有土地、包括宅基地入股合作社,集体也按照比例占有一定股份,每月固定分红不变,年终按照合作社经营情况另有分红。村民的股份不可流通上市,但可继承。与珠三角地区农村“生不加、死不减”固化股权的方式不同,北边村的股份制改造充分听取了村民的意见并吸取外地经验教训,股东身份施行五年一核准,生加死减,从而更兼顾公平,更易于为村民接受。

  按照霞山区的的设计,北边村股份合作社成立后,要按照有关法律法规,按照合作社章程,建立内部监督制度,重点是资产产权和财务监督管理制度。合作社董事会必须定期向全体股东报告集体资产、资本的安全和运营情况,集体资产产权发生变更时必须经股东大会讨论通过,集体资产、资本运营收益也必须依据章程按股分配。

  为农村集体产权改革

  打开一扇门

  北边村的股份制改造,为我市农村土地流传、特别是集体经济产权改革打开了又一扇门。

  “农民成了股东以后,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当今农村农民最关心的集体资产怎么运作、怎么分配的问题”,霞山区一位领导如是说。

  “过去我们都知道村集体有钱,但看不见也摸不着,怎么花的更不清楚,现在我们也成了股东,大家都知道原来集体经济属我们全体股东共有,是个啥状况,以后再有意见大家可以开会当面提了,分配也有了保障”,采访中一位村民这样对记者说。

  而对于黄葵、曾春这批村干部来说,成立股份合作社也减轻了他们的担子:“村里就我们几个村干部,啥事都找我们,咋干都不能让所有人满意,还总有人怀疑我们花了集体的钱。有了合作社,凡是涉及到经济方面的问题都由股东代表大会讨论决定,大家心里有数,我们也落个清白。”

  作为霞山区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试点,北边村股份合作社成立,探索的将不仅是如何推动农村建立与市场经济体制要求相适应的集体资产经营管理机制,确保集体资产保值增值,还有如何加快城乡一体化、以及巩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新路径。

  土地变资本酝酿谋求

  最大效益

  事实上,北边村的股份制改造只是霞山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尝试之一,在国家新的农村土地政策出台后,该区通过多种渠道,探索农村以地生财、谋求集体经济利益最大化新途径。

  在成立股份合作社后,单家独户的土地资产集中到了集体手中,北边村的300多亩土地开始产生新的价值。

  在一些人士看来,受金融海啸的影响,家俬出口受阻,必将大量涌向国内市场,家俬高利润时代风光不再,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就形成的屋山家俬城前景亦不容乐观。

  但在一些人看来,作为地处椹川大道黄金地段的北边村,土地的商业开发酝酿着更大的经济价值。霞山区也在着力推动这一工作。从去年起,一些房地产开发商开始与村接洽,谋划进行商业地产开发。

  除了在北边村股份合作社,霞山区一直致力于加快推动土地流转,最大盘活土地资产:依托周边企业实现农村城市化,如石头村,可以发展仓储、物流,建设为大企业服务的农民工公寓等,提供工业配套服务;征地农村的集体留用地最大限度盘活,如临港工业园、华港工业小区周边农村,集体留用地一并纳入工业园区统一规划、统一开发;郊区农业用地则整合成片,通过产业化手段进行规模经营,如边坡村建设大型沼气发展立体种养,陈铁村建设市区“菜篮子”基地……

  “霞山区有64条自然村5万多农民,让土地发挥最大效益,在短期内,区委区政府将让更多有条件的村庄推行农村股份制,推动农村经济快速发展,我相信将来农民的日子一定很好过!”霞山区领导很有信心地说。

编辑:杨培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