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1日 星期六  湛江    多云  27℃    相对湿度:100%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无障碍阅读 | 网站地图 
本站搜索: 搜索

广东解放了什么

2008-07-04 11:32  来源:(燎望东方周刊)  字体:

瞭望东方周刊》昨刊发文章记述广东解放思想“八个必须”体现的观念冲击

     我们必须认识到继续解放思想刚刚破题,实践科学发展任重道远。对解放思想的成果不能高估,对推进科学发展的难度不能低估。

                                                                                    ——汪洋

内容提要

  改革开放30年形成了种种既得利益集团。真正的改革是利益关系的调整,这个方面应该说还少有触动。

  造成观念冲击,正是解放思想的题中应有之意。《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争当实践科学发展观排头兵的决定》在第一部分提出“八个必须,八个解放出来”,“正是体现了这种观念冲击。”

  “让善于科学发展的人上、不善于科学发展的人让、阻碍科学发展的人下”,几个月前汪洋所说的这句话,此次被写入了《决定》的第十部分。这一部分强调要加强党的建设,打造一支善于科学发展的高素质干部人才队伍。

  广东解放了什么

  进入6月份以来,广州连降暴雨。天气潮湿、闷热。

  6月17日至18日,广东省委十届三次全会举行。会议很低调,这两天广东主流媒体的头版更多的被抗洪抢险的报道所占据。

  到了19日,这次会议的重要性才被外界所认识。这一天的《南方日报》以红色通栏标题“努力开创广东科学发展美好未来”报道了这次全会。

  会议审议了《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争当实践科学发展观排头兵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第二天,《南方日报》在头版刊登了《决定》全文。

  2007年12月底,广东省委十届二次全会决定在全省开展解放思想学习讨论活动。这次会议上,到任仅一月的省委书记汪洋高调提出“以新一轮思想大解放推动新一轮大发展”。有媒体记者现场统计,近两个小时的讲话中,汪洋至少有22次讲到了“解放思想”。

  他说,广东要努力在实践科学发展观上闯出一条新路,争当实践科学发展观的排头兵。会议并提出要在充分调研和吸收学习讨论活动成果的基础上,制定相关指导性文件。

  这就是在半年后的今天亮相的《决定》。

  十届三次全会结束时,汪洋发表了长篇讲话,他说:“今后的重点是要把解放思想的成果转化为政策措施,付诸实践,并在实践中继续解放思想。”

  自汪洋到广东重提邓小平的名言“杀出一条血路”,广东的思想解放一直受到国内外舆论的密切关注。《决定》代表了半年来广东解放思想的成果,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人们自然要问,经过半年的努力,广东到底解放了什么?

改革是一场自我革命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经济学家梁桂全,是此次广东解放思想学习讨论活动的重要智囊之一,自今年2月开始,他在《南方日报》发表系列文章——六论思想解放。

  梁桂全的“六论”引起了汪洋的注意。“后来我听说汪书记每篇都看,”他对本刊记者说,有一次,“可能是周六下午,他看了我的一篇文章,给我打电话,说文章很有价值,但有的领导没意识到,指示我要继续在媒体上发表有分量的文章。”

  汪洋来到广州后,充分调动起广东社会科学界的力量。“从1月下旬开始,我们院已经提交了24个研究报告。”梁桂全说,“这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

  总结半年来解放思想的成果,梁桂全说,首先是给广东的干部造成了思想观念上的冲击。“过去广东为我国的改革开放探路,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不容否定。发展到今天,我们面临新的挑战和新的任务。但不可否认,广东的一些干部仍旧陷在成功的荣耀里。”

  在梁桂全看来,过去的改革是从极左的路线中跳出来,革的是旧体制的命,而这次却是要“自我革命”——从过去的经验、观念和路径依赖中跳出来,“难度可想而知。”

  他打比方说,过去只要打开大门,只要开放,招商引资就可以了,甚至一些人说“没有政策就是最好的政策,因为可以自行其是”,但现在遇到了土地瓶颈,土地不能乱给了,“过去也不管是不是污染,现在也不行了”。

  30年的发展也形成了不少既得利益的“山头”。“一个县,一个镇,一个部门,不少抱着既得利益的心态,各自从自己的利益出发。现在需要整合协调,从更大的利益格局来看问题。”

  “广东人又开放又不开放,一直以来习惯于在港澳台招商引资,被动地接受国际分工,过去是必然的,因为没有选择。但是今天我们应该主动谋求提升。”

  “信息革命已经形成了全球生产方式的大变革。但是我们不少官员和企业家并不了解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国际跨国公司在干什么,美国在干什么,很多人并不了解。”在汪洋也参加的一次座谈会上,梁桂全说,全球化的意思是什么?“实际就是财富的生产、交换、分配在全球范围发生,而现在这个过程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因此进一步前进需要具备全球视野。”

  这些都成为需要打破的思想枷锁。

八个必须体现观念冲击

  广东此番解放思想是从今年1月开始的,经过学习宣传、讨论调研、决策部署三个阶段。其中调研的一个环节是“走出去”。2月下旬,汪洋带队考察了沪苏浙三地。

  广东省发展改革委主任李妙娟参加了沪苏浙三地考察。她告诉本刊记者,这次考察,“边走边看边听边思考,清醒地看到了我省与兄弟省市之间的明显差距,危机感陡增”。

  李妙娟总结了广东与沪苏浙三省市相比的五个明显落后:主要人均指标明显落后;自主创新能力明显落后;居民收入增长明显落后;区域协调发展水平明显落后;城乡环境建设明显落后。

  造成观念冲击,正是解放思想的题中应有之意。《决定》在第一部分提出“八个必须,八个解放出来”,“正是体现了这种观念冲击。”梁桂全说。

  这八个必须是:必须全面准确理解科学发展观的内涵,从片面追求总量和速度的观念中解放出来;必须全面把握现代化的综合价值取向,从单一的经济价值取向中解放出来;必须坚持以人为本,从“重物轻人”的观念中解放出来;必须创新发展模式,从粗放型的发展路径中解放出来;必须发扬积极进取精神,从小富即安的思想中解放出来;必须树立世界眼光和战略思维,从过分依赖地缘优势及习惯于在本行政区域配置资源的思维定势中解放出来;必须增强实现共同富裕的政治责任感,从先富帮后富责任意识不强的被动状态中解放出来;必须认清民主法制是落实科学发展观最根本的保障,从不重视人民群众主体作用的意识中解放出来。

  《决定》由省委政研室牵头起草。政研室信息处处长李平对《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说,“这八个必须可以说是《决定》最大的亮点。”

  汪洋对这“八个必须”也颇为珍视,在全会的发言中,他说这是解放思想认识成果的集中体现。

  他还特别强调,这些新的认识成果,是我们对落实好科学发展观需要厘清的一些共性问题的理性思考,具有较强的普遍意义,并不单纯指向广东自身的问题。

与汪洋“当面拍砖”

  《决定》的第二部分提出了广东争当实践科学发展观排头兵的战略目标——面向世界,服务全国,成为提升我国国际竞争力的主力省,探索科学发展模式的试验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先行地。

  第三至第八部分是《决定》的主体和实体部分,主要强调广东推动科学发展要重点解决的六个突出问题——提升国际竞争力;优化产业结构;珠三角带动东西北,区域城乡互动协调发展;打造宜居城乡;全面提升民生质量;全面提高公民素质,提升文化软实力。

  梁桂全说,这些方面体现了此次广东思想解放的第二个成果,“找到了一批在一段时间内阻碍科学发展的难题,并初步找到了破解的思路、方向和举措”。

  这些方面有的已经形成了具体行动——5月24日,广东省委政府出台《关于推进产业转移和劳动力转移的决定》,意在推动产业优化升级,建立现代产业体系,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有的提出了明确的目标——《决定》提出要“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力争到2012年,实现城乡居民总收入比2007年翻一番”。

  李平介绍说,“宜居城乡”的提法也是第一次出现,以前只是说“宜居城市”。

  《决定》的第四方面内容主要强调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保障措施。其中第九部分提出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广东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处长丁力告诉本刊记者,广东解放思想提出肇始,就有人在猜测是不是要搞政治体制改革。后来汪洋定调,明确主题是落实科学发展观。

  汪洋在全会讲话中特别对此予以强调:“我们这次解放思想学习讨论活动,各方面特别是境外媒体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的想把我们引到这个方向,有的想引到那个方向。对此,我们必须十分清醒。”

  细看第九部分内容,表述面面俱到,并无“出格”之处。不过也有一些新鲜的表述,比如要“引导群众通过互联网理性地表达诉求”。事实上,这在此次解放思想过程中已有实践。

  4月17日上午,汪洋与黄华华同26位网友进行了一场“精彩面对面”,邀请他们为广东发展献计献策。这场座谈会,一切布局摆设都与常规的座谈会并无二致,但仔细一看桌上的名牌,却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在这里与中央政治局委员汪洋对话的人是:三季稻、公民证、广东人、欣赏、老亨、无限温馨、未名晓望……

  这一天,汪洋的发言也显得很“新新人类”,他一坐下来就说:“各路网上豪杰,过去你们在网上‘华山论剑’,今天我们在珠岛‘当面拍砖’……”

“指挥棒”转向

  “让善于科学发展的人上、不善于科学发展的人让、阻碍科学发展的人下”,几个月前汪洋所说的这句话,此次被写入了《决定》的第十部分。这一部分强调要加强党的建设,打造一支善于科学发展的高素质干部人才队伍。

  《决定》指出要建立落实科学发展观的评价指标体系和考核办法,引导树立正确的政绩观。

  这方面已经结出成果。6月2日,《广东省市厅级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落实科学发展观评价指标体系及考核评价试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公布。

  根据《办法》,对市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考核评价包括实绩考核、民主测评和群众满意度三个方面。实绩考核采取定量考核的办法,民主测评和群众满意度采取定性考核的办法,二者有机结合。

  中山大学政务学院行政管理学系主任倪星参与了《办法》的制定。“《办法》的亮点体现在实绩考核这一块,一是确立了分类考核的原则。”全省21个地级以上市划分为都市发展区、优化发展区、重点发展区和生态发展区四个区域类型。通过区域划分,对不同区域提出不同的发展要求、指标设计和指标权重。

  另外一项进步,是“增设了人均GDP指标,而且,经济发展指标只占30%左右的考核权重”。

  与此同时,社会发展的指标增加了,包括社会事业和公共服务支出占财政一般预算支出的比重、社会安全指数、民主法制建设指数等;体现人民生活状况的指标增加了,如失业率、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基本社会保险覆盖率、食品和药品安全指数等;体现生态环境的指标也增加了,如森林覆盖率、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完成率、城市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城镇生活污水处理率等。

  《决定》规定,要强化考核结果运用机制,把考核评价结果作为领导班子调整和领导干部选拔、奖惩、培训的重要依据,并“编制和公布各地区的科学发展指数”。

  在我国的组织体系下,官员考核办法发挥了“指挥棒”的作用,怎么考核很大程度上决定干部的施政方式。

  “我们本来还设计了政治文明的考核内容,但没有被采纳,不过他们抓住了经济、民生、生态这些,也不错了,把握住了核心问题,契合了目前我国社会转型的需要。”倪星说。

真正的改革

是利益关系的调整


  汪洋对这份《决定》相当用心。李平介绍说,《决定》的整个起草过程历时两个月,十易其稿。

  尽管如此,汪洋对《决定》的评价仍然留有余地。在全会发言中,他说,“我们必须认识到继续解放思想刚刚破题,实践科学发展任重道远。对解放思想的成果不能高估,对推进科学发展的难度不能低估。”

  “这个评价非常冷静,也很值得琢磨。”丁力说,作为一名长期研究广东的学者,他非常认可这个评价,“实际上广东还有很多阻拦科学发展的老大难问题没有破解。”

  “改革开放30年形成了种种既得利益集团,真正的改革是利益关系的调整,这个方面应该说还少有触动。”他说。

  而在梁桂全看来,《决定》的一个缺陷是,“对深化体制创新没有一个整体的思考。我们以前的改革是问题主导型的,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应当在制度创新上有所突破,起码应该作为一个任务提出来。”

  对于倪星而言,目前出炉的这个考核体系仍需完善。“我们的考核都是政策,而不像美国等国家形成了法律。这样可能出现一种情况——换一任领导我就不理了。”

  “将考核结果作为升迁的依据,列出名次,甚至搞末位淘汰,这将使考核者与被考核者形成一种博弈关系。又由于两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就容易滋生造假。如何监督,如何保证考核的真实性,也有难度。”倪星说。

  “继续解放思想刚刚破题”,汪洋的话代表了清醒和理性的态度。

  据了解,此次《决定》配套的政策性文件或措施多达13560多项,其中已完成的有6000余项。

  广东思想解放,仍有许多值得期待。

原载《瞭望东方周刊》2008年27期

记者  舒泰峰

  ◆◆八个必须

  必须全面准确理解科学发展观的内涵,从片面追求总量和速度的观念中解放出来;

  必须全面把握现代化的综合价值取向,从单一的经济价值取向中解放出来;

  必须坚持以人为本,从“重物轻人”的观念中解放出来;必须创新发展模式,从粗放型的发展路径中解放出来;

  必须发扬积极进取精神,从小富即安的思想中解放出来;

  必须树立世界眼光和战略思维,从过分依赖地缘优势及习惯于在本行政区域配置资源的思维定势中解放出来;

  必须增强实现共同富裕的政治责任感,从先富帮后富责任意识不强的被动状态中解放出来;

  必须认清民主法制是落实科学发展观最根本的保障,从不重视人民群众主体作用的意识中解放出来。

◆◆广东争当实践科学发展观排头兵的战略目标

  面向世界,服务全国,成为提升我国国际竞争力的主力省,探索科学发展模式的试验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先行地。

◆◆广东推动科学发展要重点解决的六个突出问题

  提升国际竞争力;优化产业结构;珠三角带动东西北,区域城乡互动协调发展;打造宜居城乡;全面提升民生质量;全面提高公民素质,提升文化软实力。


编辑:杨培东